梭哈 成电新闻网梭哈

梭哈第一财经周刊报道生命学院博士后创业故事

文:第一财经周刊 / 来源:新闻中心 / 2018-01-10 / 点击量:2002

编者按:2018年1月1日,《第一财经周刊》新年特刊用24页近两万字的专题报道,围绕成都新经济发展的6大形态,通过5篇深度稿件,讲述成都新经济领域成功创业者的典型案例,力证成都是最适宜新经济成长的城市。梭哈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博士后尹愚团队是两个被深度报道的成功创业者团队之一。报道全文如下:

尹愚.png

梭哈博士后 尹愚

参加完10月30日举行的聚焦人工智能的2017天府软件园高峰论坛暨第十一届四川互联网大会后,电子科技大学博士后尹愚团队的癌症识别人工智能项目经媒体报道受到广泛关注,很多投资者主动联系尹愚。尹愚决定把这个项目商业化。

该项目以海量的医学肿瘤CT影像数据为基础,建立完善的智能医疗影像处理系统,自动化处理医学影像数据,完成对恶性肿瘤的辅助诊断。癌症识别人工智能可以在5秒钟内完成癌症诊断和病灶勾画,远远低于人类医生至少5个小时的处理时间,还可以降低恶性肿瘤在影像检查过程中的误诊率。

电子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尧德中在2017天府软件园高峰论坛暨第十一届四川互联网大会上表示,“现在全球都在做癌症识别,做得非常多,但是我要强调的是,这个肿瘤识别是像素级的肿瘤识别,根据我们了解的信息,这个在全球是最领先的。”

2017年11月,尹愚和同学创立了大象分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在成都高新区新经济工作会上,大象分形正式签约落户成都高新区。“我们只拿出一份PPT,成都高新区就在菁蓉国际广场为我们提供了1300平方米的办公室。”

智能经济作为成都新经济发展的六大形态之一,成都新经济发展大会提出,要着眼人工智能规模化应用,促进人工智能与物流、金融、商务、医疗等重点行业和领域融合发展。同时,加快发展脑科学、生物识别、虚拟现实、工业互联网等产业。

厚积薄发

“我们不是赶风口、蹭热点。”尹愚在人工智能领域有着长期的学习和科研经历。1999年,他进入电子科技大学,本科专业是光电信息专业。2001年,电子科技大学成立了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同时第一次开设双学位班。尹愚申请了生物医学工程双学位专业。

“当时就是对人工智能比较向往,觉得人工神经网络很神奇。”尹愚说。他在双学位班学习认识了尧德中院长,在其影响下,尹愚又决定攻读硕博连读研究生。

跟随人工智能的发展形势,其工作重点也发生变化,最初是研究脑电功能,就是人脑思考的信号通过头皮电极采集出来进行分析。人工神经网络热潮降下来以后,又转向了认知神经科学,就是通过数学手段去理解大脑工作。

2005年,电子科技大学引入了中科院李朝义院士。李朝义是一位电生理科学家,通过动物实验,把电生理转化为数学模型。因为要建一套光信号采集系统,尹愚又具有光电信息专业背景,尹愚被派往协助李朝义院士工作。

对尹愚而言,这相当于他的第二次转行。从光电信息到人工神经网络,再到电生理动物实验员,结束这段经历之后,学院发生变化,从做脑电信息到磁共振研究大脑,汇聚了更多科学家。尹愚回过头来基于大数据的背景进行数学建模,分析磁共振的数据,从网络分析大脑的构建。

2016年,AlphaGo的出现让尹愚很激动。“以前,我曾对很多人讲,在我有生之年,我不期望人工智能技术战胜职业棋手。从编程的角度讲,要实现围棋的规则很容易,但是很难量化的是棋势,难以用数学的语言来描述。”

在AlphaGo和李世石的对决中,尹愚用4台电脑全程观看了比赛。他曾表示,“如果AlphaGo赢了,我就把电脑吃了。”最后的结局让他意识到,不能用纯数学语言描述的东西变为人工智能的可能性。随即他在跟尧德中院长发的邮件中表示,这个东西非常重要,我们下一步做这个。

尹愚曾经经历过人工智能的低潮,为什么它现在会爆发出来呢?尹愚认真分析了AlphaGo之父戴密斯·哈萨比斯的背景,哈萨比斯不是单纯的程序员,他最开始做的是游戏,读博士期间则在磁共振脑功能研究最顶尖的实验室工作。

“在这之前,很多人在用深度学习做围棋,但是,这从一个网络增加到两个网络,而没有颠覆性的突破,也没有加入特别新鲜的算法,我们分析哈萨比斯在实验室做认知神经科学研究的时候,对人脑功能上的理解找到了创新点。”尹愚说,“所以,这提示我们后来的研究,必须在脑科学的背景下来开展。”

对尹愚来说,这是一个契机。他们本来有多年的技术沉淀,有强大的技术平台,而且李朝义院士做的电生理感受野是现在这代人工神经网络的生理基础,卷积神经网络的核心就是模拟信息感受野的处理模式。

此时,又一个巧合出现,尹愚的一位同学毕业后进入四川省肿瘤医院放射治疗科,发现医生有很大的痛点,就是要对每一个病人做不同的放射治疗计划,个体差异非常大,医生很大一部分工作量要针对癌症的位置和深度去勾画,然后再去设计放射线照射癌症。这个过程需要5到6个小时。

如果操作不当,放疗射线会对病人造成极大危害。因此每一个放疗方案都需要严格画靶,确认放疗射线的靶向位置和剂量及其穿透的路线,避免伤及正常的组织器官。每一位病人每次放疗前都需要拍300到400张CT,传统方法完全依赖肿瘤医生在患者的医学影像上手动标识器官和肿瘤,效率十分低下。

在深度学习成为爆点之后,这位同学找到尹愚,希望他能做一个智能化的系统试一下,由他在医院内部收集很多数据,尹愚经过大半年分析,有了一些技术手段,加入最新的认知神经网络建立网络结构。

尹愚说,刚开始是以科研的目的做的,做出来的结果让他们非常震惊,远超出他们的想象。2017年9月底,肿瘤医院做了一批共465例,找癌症的精度非常准。其中一个指标ROC曲线覆盖率达到了0.906——超过0.9就是专家水平。

“如果只是作为科研其结果就是一篇论文,展现不出它的价值,想把它产业化,”尹愚决定换个思路来做,“有更多的技术力量,更多的数据,更多的资金过来,后期有很大发展空间。甚至可以做到DeepMind的高度。”

“我们会还在”

这个项目经过媒体、梭哈玩法网站报道后,随即很多电子科技大学的校友与尹愚联系。就在公司注册不久,就已经获得天使轮1500万元投资。

2017年人工智能迎来全面爆发。资本大量涌入,巨头纷纷布局,人工智能概念铺天盖地袭来。就在尹愚转身创业之时,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却断言,2018年有一大批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会倒闭。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因为大家都在用开源的数据,开源的技术,有一些市场敏锐者嗅到这个东西,然后作为资源整合者,拉一个开发团队就开始创业了,这是现在多数人干的事,”尹愚说,“而我们不是,我们是在自己技术的基础上创业。我们以半科研为主,把技术做得最好。”

成都市及成都高新区出台的新经济政策对大象分形也是一个促进作用。

在与大象分形签约之后,成都高新区将其引导到菁蓉国际广场孵化。菁蓉国际广场是成都高新区按照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际创新创业中心定位建设的创新创业旗舰,也是中韩创新创业园的主要承载地。

为建设新经济产业生态圈,2017年7月成都高新区出台中西部首个促进新经济发展政策《成都高新区关于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的若干政策》,明确了新经济企业创办,新经济企业开展国际成果转移转化,新经济企业拓展市场等将获得支持。

比如对新设立的新经济企业,给予100万元以内一次性创业启动资金、300平方米以内最高50元/平方米/月的3年房租补贴,或免费提供3年100平方米以内的众创空间工位,支持以新技术为核心的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等的发展。对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技术企业,按照投资额的20%给予最高1000万元补贴。

成都市新经济委主任张新宇表示,新经济企业成长轨迹有别于传统企业,发展阶段为“初创企业-瞪羚企业—潜在独角兽—独角兽企业或行业领军企业”,呈现出非线性、爆发式增长的特征,需要依据新经济企业不同成长阶段分类施策、梯度培育。

最近成都出台的《关于营造新生态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的意见》提出,一是要建立新经济企业库,采取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试行创新产品与服务远期约定政府购买制度等政策,鼓励企业做精做优做强;二是要选取其中成长性好、发展迅速的瞪羚企业有针对性地培育,催生出潜在独角兽企业;三是通过“一企一策”,整合优势资源打造爆点,培育独角兽企业或行业领军企业。这是把握新经济企业的成长规律,从企业生长的全过程、全生命周期给予有针对性的服务。

尹愚对大象分形颇有信心。他说,2018年大部分AI创业公司倒下的时候,我们会还在,而且技术还会发展得更好。



编辑:林坤  / 审核:罗莎  / 发布者:一戈

梭哈游戏 梭哈 梭哈怎么玩